漫博会离动漫业晴雨表有多远

2012-10-10 11:20:27 来源: 卓傲网
        刚刚过去的“十一”长假期间,被誉为国内动漫业顶级展会的第四届中国国际影视动漫版权保护和贸易博览会(以下简称“漫博会”)在东莞举办,7天的展会中,没有一天不是人声鼎沸的,参展者来自五湖四海,观展者全国各地,无论是看热闹的还是看门道的,都觉得挺值的。

       东莞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徐建华曾提出:要把东莞漫博会办成中国动漫行业的晴雨表。众所周知,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和政策风向标,可反映出经济在一定时期内的动向。那么,东莞动漫业发展有何特点?在整个动漫产业中扮演怎样的角色?通过漫博会这个平台又如何将动漫原创与衍生品制造相对接推进产业转型升级?在发展中又遇到了哪些制肘?我们期望通过长假期间在漫博会现场的采访,为读者梳理东莞动漫业的现状。

原创动漫的精神

       1981年出生的廖玉平是他们这群年轻人当中最老的80后,也是一只猫的“老窦”。

       廖玉平公司的展位就在国际会展中心主会场展厅正门入口不远处,他是漫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创始人,也是东莞本土原创动漫卡通形象“拽猫”的原创者,这已经是他连续四届带着他的猫来参加展会了。廖玉平偏瘦的身材、黑框眼镜、身上的烟味很大。“有一些行业大佬和老资格说些不负责任的话,说东莞不适合做原创动漫,我倒是要做做看。”廖玉平说这话的时候,和他那只猫一样,露出了“拽拽”的样子。

       现在的廖玉平,似乎有底气说出这样的话了。

       去年全年,以拽猫为形象的动漫产品销售收入突破500万元,而仅今年上半年,这一数字已经被刷新。

       一只没有故事,没有动画片的猫,能让粉丝心甘情愿地把口袋中的钱掏出来,不简单。

       廖玉平说:“Hello Kitty是骗人的。说猫‘打扮’得那么听话可爱的,都是没养过猫的。”

       在打小就爱养猫的廖玉平看来,猫最可贵之处就在于精神独立,喜欢你就和你玩,不喜欢你,就让你一边去,不会刻意去讨好你。人们都以为是在养猫,其实是在被猫养,人才是猫的宠物。

       他又说:“现在都说烧钱做动漫,那都是因为钱没花对地方。”

       5年前,廖玉平还和几个朋友给别的企业做品牌设计,但有一回,他找到一家企业谈合作,对方说:“你把你们说得这么厉害,把品牌说得这么重要,你怎么自己不做个品牌出来?你要能做出来,我就相信你。”

       冲着这句话,廖玉平给猫注入了“拽”的精神,这也是他认为80、90后最有别于其他时代人的特质,做原创动漫的人,也要有个性,才能做出打动人的形象和产品。

       廖玉平说,消费者喜欢的是产品本身所能够反映出来的文化内容,而文化的核心就是打动人心,拽猫代表的是和我们同时代的年轻人,在社会竞争压力这么大的环境中,理想或许会被现实打个粉碎,但不能因此把理想埋葬,这就是拽猫的形象气质,也是所有二三十岁年轻人应该有的气质。

       5年的辛苦打拼,连续参加4届漫博会,拽猫也卖得越来越好。东莞官方在漫博会的新闻发布会上,只要一提到本土原创,王虹虹的麒麟王和廖玉平的拽猫,十有八九都会拿出来说。

       但廖玉平也不是没有烦恼:“山寨”他们的越来越多。“人家仿冒,说明我们做得成功。要想没山寨货,显然不可能。这也激励我们每个月都要在网店上发布新产品。”他说。

       自漫博会举办以来,版权交易就成为展会的主题。本届漫博会成功与国际知名授权机构达成合作,按国际化、专业化运作方式,在主会场设置了占地4500平方米的国际品牌授权展区,配套500平方米的投融资及版权服务专区,更加突出了展会品牌授权业务。

       到漫博会举办的最后一天,广东省、东莞市版权局派出业务骨干,共为参展商的120多件作品进行了著作权免费登记,并创造了连续四届展会期间著作权纠纷零投诉的纪录,为国内同类展会版权保护做出示范。

       不过,常态化的和更为有效的对原创形象及品牌的保护为参展企业所期待,保护原创品牌就是保护创作的精神,如果山寨很容易发横财而且大行其道,对想做原创,通过创意打开市场的创业者来说,不啻是消极的暗示,更是严重的打击。

       与国外相比,国内的授权工作还存在不完善之处。台湾馒头家族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黄运全说:“国外授权相对成熟和严谨,有些大陆的授权厂商没有经过我们允许就已经在做了。这样做出来的东西一方面违反契约,另一方面品质也没有达到我们的要求,会影响我们的品牌生存。”

       特别是东莞,原创动漫的品牌本来就屈指可数,如果不加以重点支持和帮助,仅存的几颗闪耀之星也难逃陨落的命运。据统计,目前很少有动漫公司能够维持3—5年,这表明尽管国家一直提倡发展动漫,但动漫市场的淘汰率很高,而几乎所有的参展商都认为,短期的盈利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品牌长期的生存。黄运全也说:“我们要拉长战线,不是要流行,而是要长久下来耕耘,让它长久存在在品牌里面。”

       在漫博会期间举办的国际动漫产业高峰论坛活动上,新西兰维塔工作室的创始人理查德。泰勒就为中国的朋友“献计”:动漫创业人必须始终明确自己想通过原创作品表达什么。目前的娱乐更加个性化和独立化,强调一种情感和理念上的互动,原创人员必须确立创作在情感上和内容上的针对性,打算传递怎样的信息才是动漫品牌成功与否的关键。

       据国家广电总局统计,去年,我国生产了26万多分钟的动画片,大概是日本的3倍;动画产业总产值大约为600亿元,但与日本一年1.67万亿元的产业规模、迪斯尼一年400亿美元的产值相去甚远。量高质低仍困扰着中国动漫产业,缺乏创意是主要软肋。基于这一现实,作为有动漫衍生品生产、销售能力的企业,与早已成型的国际品牌合作,倒不失为一种快速打入市场,进而获得生存与发展的方法。

制造企业借谁的力

       东莞虹虹动漫工作室的总经理王虹虹没想到这个人来头这么大。他短暂停留了几分钟,只问了三个问题,“但问的都很到位”。一是中西方动漫有没有互通之处?二是动漫是更能以形象还是文字打动人?三是(生产)企业找你多还是你找企业多?

       在漫博会开幕前巡场时,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徐少华在王虹虹的展位上问了她这三个问题。

       王虹虹的回答也简洁明了:我们创作的作品尽量做到立足东莞本土文化,学习西方动漫的优点。通过图文并茂的展示,让读者更喜欢我的书。以前是我找企业多,现在是企业找我多。

       王虹虹创作的《神狼林》、《湖娃》等童话和科幻故事都广受好评,她立足于家乡清溪镇设计的麒麟王动漫形象,赋予了不同的性格特点和力量,目前已经和东莞本土的制造企业进行合作,通过品牌签约授权等方式,既帮助东莞传统企业转型升级,也为自己的动漫创作之路寻找经济的支撑点。

       今年的漫博会新增了“数字时代的版权交易与保护论坛”及“国际品牌授权商贸配对专业论坛”等特色产业对接活动,通过组织广东传统制造企业与国内外动漫原创、品牌授权、创意设计、渠道通路等高端产业资源“一对四”的无缝对接,推动我省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

       近年由于动漫市场不景气,许多原创企业都在转型寻求不同的发展出路。不少参展商都表示,卡通形象本身是最重要的,形象首先必须具有吸引力。与传统的高风险、高投入的动画片和漫画书模式相比,现在的企业更多是先将卡通形象制作成衍生产品,可以使回报的周期缩短。

       “没有卡通对推展会带来局限,有卡通会推展得较快。”黄运全说,从前电脑不普及的时候,要先做动画才有传播力,但现在随着电脑的发展,动画已经过于普及,而整个经济的发展思路也完全反过来了。“动画要成功除了资金以外,要有形象代表、辨识度和故事,这三样没有区别的话,动画做不了多久的。”

       东莞参与动漫产业链分工,最大的优势还是在于雄厚的制造业基础,这也是动漫举办漫博会的最终目的,打造“中国动漫产业最佳对接平台、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玩具礼品交易平台、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动漫游戏体验平台”三大平台。

       但在传统制造企业找动漫品牌的时候,就会遇到是找个“婆婆”还是找个“媳妇”的问题。像迪斯尼、BBC这样具有国际影响力和号召力的大腕自不必说,是大家“争宠”的对象,但与大腕合作,可能人家就会定规矩,自己还只是个参与者和小媳妇,参与品牌的深度有限。若与国内动漫企业合作,倒是可以平起平坐有了话语权,但动漫衍生品能不能打开市场销路?今后的前景如何?都是未知数。

       南方电视台少儿频道的编导姚文浩坦言,中国的动漫产业链还处于初级阶段,由于东莞目前正在转型,产业对接仍会遇到一些挑战,“很多制造企业还是只看重高端成熟的品牌,对于那些刚刚开始原创的品牌并不重视。”

       漫博会现场的场面就已经说明了问题:华纳迪斯尼和BBC两家动漫巨头的展区人头攒动,排队玩游戏的小朋友络绎不绝,国内动漫参展企业也想尽办法聚人气,尽管也门庭若市,但与国际巨头相比,仍需再加把劲。

       东莞天成动漫有限公司推出的“东莞四眼”形象就在微博上聚了不少粉丝,该公司相关负责人袁永谦告诉记者,他们开拓了一种新颖的授权模式,将所有的形象都注册成商标,分成不同的类别,如服装、食品、文具、玩具,并以转让商标的方式卖给衍生产品的下游企业。而授权方则通过动漫为买家进行宣传,提供售后服务。“普通授权一般只有二三年,过了年份以后就做不下去了,产生的回报太低,这就等于帮授权方养孩子。但现在我们是将孩子卖给你,买下商标就有了较大的生产权限,可以将产品线做得更丰富,而下游企业做好了等于是为自己积累。”

       黄运全也说:“现在大家都在摸索模式,目前版权方没有销售的渠道,被授权方也缺乏销售的能力,所以这方面的整合需要时间来成熟。”

       我国原创动画片年产量最大的公司水木动画也在东莞松山湖设立了南方总部,该公司东莞负责人告诉记者:“来松山湖已一年多,正和东莞的衍生品制造企业对接,找到了一家不错的合作伙伴,我们是期望通过品牌授权,开拓内销市场,为公司创造利润。来参加漫博会也是这个想法。”

       东莞羽动时尚动漫文化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唐华兴从2007年开始做动漫衍生品的开发和营销,他这次也另辟蹊径,与尤文图斯、巴塞罗那和曼联三支欧洲顶级豪门球队的合作伙伴签约,拿下了这些球队形象在大陆的箱包代理权。唐华兴这次参展,以展为主,现场销售的箱包极为有限,每天询价和采购以及洽谈合作的人都没停过,甚至不少媒体记者都过去捧场买包。

       唐华兴说:“拿到品牌授权之后,我们就找东莞本地的制造业企业来生产,这家企业高兴得不得了,因为本来就是做代工的,欧美经济一不好,订单既不好找,又不敢接。看到我们来找他,连首期款都不要,先生产3个月,销售之后回笼的资金再支付都可以。”

       据漫博会执委会方面统计公布的数据,本届漫博会共促成现场签约金额28亿元,入场参观和直接参与的观众超过56万人。

办展格局的突围

       经过4届漫博会,“北杭州、南东莞”的动漫产业展会格局已深入人心。不少参展商都表示,东莞完善而发达的制造业优势依然明显。由于良好的制造业基础,东莞能更便捷地处理授权事务,易于找到授权对接口,工厂一旦被授权就可以立刻进行生产,而当地的衍生商品种类亦较多。另一方面,由于东莞熟悉为外企加工的背景,国外客户的严谨要求练就了东莞企业一批批的高规格产品,受到国内外业界的认可,这也是吸引展商前来参会的重要原因。

       廖玉平也说:“我们起步在深圳,但如果你想做好产品,选东莞比较合适。深圳是比较早的国外动画片的加工基地,原创的氛围比较好,我们团队也是在深圳的动漫氛围成长起来的。但既然要走创新路线,我们选择来东莞。”

       当地在产业转型升级方面的工作,也得到不少参展商的肯定。黄运全表示,本次活动的主办单位是他在大陆参展见过最积极和最用心的。虽然目前在人流量上还表现得有点欠缺,但东莞的动漫展越来越脍炙人口。

       首次来到东莞的《光荣使命》制作人顾凯认为,东莞的动漫游戏用户群较上海广阔,各个年龄层次的观众都有,有助启发企业有更广阔的发展思路。原来在深圳从事网络游戏的“乐巢”公司也表示落户松山湖的意向,将这里作为公司的研发基地,而在深圳方面改以运营为主:“这里的优势在于软件的开发能力。”

       然而,北方浓厚的原创氛围今后仍值得东莞学习。东莞尽管制造能力比较强,但设计能力和销售能力还有待提高。目前,北京以文化创意为主,而主要生产礼品。而去过杭州的参展商表示,杭州是中国未来的动漫创作基地,而东莞目前给外界更多的感觉还是生产基地。

       对于未来东莞漫博会的发展,也有参展商提出了更为中肯的意见,“东莞漫博会的模式还可以丰富,现在产业链上游和下游的对接还很不够,一些档位变成了零售摊,多数是销售产品,而真正做授权的不多。”

       姚文浩说:“不仅是东莞,品牌授权办展的风气在展会界还没有成气候,展出内容也有些模糊,我们应该把漫博会从‘动漫界的聚会’真正发展成为‘产业链上下游的对接会’。”

       东莞天成动漫则提出:“做原创和品牌推介一定要有独立的空间,展会应该更多地去保护原创企业展示的机会,将展会与卖场分开,多给一点机会我们原创企业和买家接触。”他表示,上海已经形成比较成熟的对接模式,有确定的愿意授权和寻找授权的会员,类似于“婚介所”,服务比较细致和人性化,而广东更多仍只是提供一个“机会”,期望有朝一日能有成熟的机制。

       其实,作为主承办方的东莞市政府也在想尽办法在办展形式和内容上有所突破,本届展会就提出了“一会带三展”的办展模式,指通过漫博会同期举行品牌授权展、玩具礼品展和动漫游戏展,特别是在松山湖分会场举办的动漫游戏展,更是创新之举,期望通过举办网络游戏和桌面游戏的体验活动,邀请国内外知名游戏企业参展,吸引珠三角及全国网游爱好者参加,营造动漫游戏创新创业氛围,吸引知名动漫网游企业在东莞松山湖落户。

       在漫博会主会场东莞国际会展中心,新上映的好莱坞大片《环形使者》和即将上映的电视剧《精忠岳飞》都期望通过漫博会造势,前者不但请来了影片制作方DMG公司的签约演员王学圻助阵,后者的导演唐季礼更是率领岳家班现场表演,带着全套的剧组道具来参展。漫博会的内容愈加丰富。

       东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潘新潮也提出,东莞办漫博会,要突出“品牌化、专业化、国际化、市场化、产业化”等五大特色。相比已经举办八届的杭州漫博会,东莞最大的特色还是在于产业对接。

       参加东莞漫博会论坛的国外动漫巨头在发言中说,也许动漫的第一代发展只停留在书报这样单一的媒介,相对静态;到了第二个时代,动漫付诸于动画这个形式,领域进一步扩展;到了第三代,动漫已经不再只是满足于原创,更伸向“触摸屏幕”,发展出由动漫派生出来的游戏。到了当下,动漫可以说是无处不在的“把玩”,人们可以在动画、游戏、书籍、延伸产品等等所有的领域按需所求,这在某种程度上就形成了他们自给自足、生生不息的发展和运营模式。

       可以说,东莞漫博会目前拥有的条条大路——原创游戏、原创动漫、衍生产品正是与其理念的“殊途同归”,虽然目前的发展还不一定成熟、精细和完善,但是可以说其步伐是与国际共进的。

关闭
在线咨询 使用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