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杭州出一个宫崎骏……

2014-10-10 10:24:46 来源: 卓傲网

1.jpg

  一位生活在法国普罗旺斯地区的一个牧羊人,他默默地在当地种树,持续了三十四年,时间流逝,一片荒凉的土地变成了一片富饶的森林,人们的生活彻底发生改变,而种树人则一直默默无闻地做着自己的事情……彩铅和素描一样的效果,柔和的笔触,宛如散文诗一般淡淡地展现着生命的力量,1984年,还在读大学的孙立军第一次见到法裔加拿大艺术家巴克(Frédéric Back)的短片动画《种树人》时,这个北方硬汉的心里“深深地被触动了”,回忆起那一幕,电话里他的声音也不由得柔软起来。
  1984年至今,他已经与动画“亦师亦友”整整30年,时光不染,回忆不淡,说起热爱的动画他依旧娓娓而谈、生机勃勃。
  国产动画需从感性回归理性
  问:您对国产动画现状怎么看,您认为国产动画该持怎样的态度去发展?
  孙立军:现在国产动画这十年经过了数量的高速增长期,从去年开始逐渐回归理性。但是现在国产动画电影似乎又陷入当初那种“一窝蜂”去追分钟数那种不理性状态了。2009年起,随着《喜羊羊》、《熊出没》等系列动画电影的票房高潮,大家又一窝蜂地去做动画电影了。一年里甚至能做出20多部国产动画电影,不少辛苦做了三四年的片子,却遭遇着院线“一日游”的尴尬境地,造成了资源浪费。
  现在的电影市场主要还是好莱坞的大片模式,动画片在电影市场中本身所占的份额是非常少的。无论是动画,还是电影,我认为都应该好好去研究受众,研究现今的中国市场的存量,也就是真正需求。我认为优秀动画电影主力受众应该是“合家欢”型,8岁之前能看,12岁后也能看,像好莱坞的《功夫熊猫》、《飞屋环游记》等都是这种类型。不过“合家欢”类型电影意味投资大、制作周期长,很多国内投资人不愿意投,所以目前国内这样的电影可能不多。
  问:动漫专业就业年年上红榜,问题可能出在哪,有解决办法吗?
  孙立军:我们学校从1952年开设此专业,到2000年时一共都没几百个人呢。但2000年起,动画专业“遍地开花”,他们的老师是从哪里来?据我所知,很多都是在动画公司做了两三年就来任教了。很多高校就是在师资都没有的情况下盲目开设这个专业,导致就业不停地被亮红牌。
  我觉得解决办法有两个。一是让那些不具备能力招生的院校赶紧停止招生,不能因为这个专业听起来风光,甚至学费能收高点就盲目开设;二是这些面临危机的高校要抓紧时间培养师资。北影就有这样的师资培训班,14年来,我们为全国300多所高校培养了强大的师资力量。
  如果杭州有一个宫崎骏……
  问:您与杭州有着怎样的故事?对杭州动漫产业的现状和未来有怎样的看法和建议?
  孙立军:每年动漫节我都来杭州,我非常喜欢杭州。首先它风景优美,有西湖、西溪湿地等知名美景;其次,浙江是一个经济活跃的地区,无论是动漫还是其他产业,在全国都是遥遥领先的;最重要的,杭州在文化产业方面一直走在全国前列,中国国际动漫节成为了国际上知名的动漫节,在中国它绝对是第一位的。而且杭州也有很多很好的政策,能吸引到一些艺术家到杭州落户,像电影、文学、艺术、漫画等,这些思路都非常好。
  但我想提一个建议,杭州在文化产业政策和规划上,我认为应该不断地升级,引领产业风向标。
  以动漫领域举例,动画电影是一个代表文化发达的重要标志。因为电影是一个工业,是几百人一起做出来的一件事。它和漫画是有本质区别的,据我了解,杭州在漫画方面给予的政策很给力,吸引了很多知名漫画家来落户杭州,但对于动画作品背后的人——动画家这个群体重视得不够。
  真正优秀的动画作品,创作周期是三四年,但是它创造的产业链甚至能达到七十年。而且动画能带来就业、产业链、税收和巨大发展空间,美国的迪斯尼、皮克斯等公司的成功足可以证明这点。
  你想想,如果杭州有一个宫崎骏,那将会对整个产业带来怎样的影响?这个力量是不可估量的……我对杭州很有感情,因此对杭州充满期望。
  学院派动画应尊重市场但不为其左右
  问:在您个人和他人的众多动画作品中,您最中意哪一部?能推荐给大家吗?
  孙立军:我自己最满意的作品是《小兵张嘎》,它是我第一次独立创作的动画电影,我24岁毕业,38岁才有机会去做一部这样的片子,这让我终身难忘。这部作品做了很多创新和尝试,是中国第一部全数字二维和三维合成的影片,也是第一部由高校拍摄的动画电影,也是唯一一部制作期经历了2003年非典时期的影片。对我而言,它的意义远远地大于它是一部影片。
  我喜欢的动画非常多,但最喜欢加拿大动画导演巴克的《种树人》。这位艺术家2013年刚去世,虽然我们没有见面,但曾经有过书信往来。这是对我触动最大的一部动画,它是用素描和彩铅完成的,第一次看到动画还可以这样拍。而且他表现的是年轻人要关注环保、关注生活环境的主题。后来,我制作了一部类似题材《天坑》,写一个露天煤矿开采了100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坑,现代人类都无法利用它。实际上100年前这里是一片原始森林,人类为了挖煤而过度开采了它……它也是环保题材,更多的是对社会现状的反思。
  问:北影作为学院派动画的“领导品牌”,一举一动都有风向标作用,您怎样看待这种局面?该怎样更好地发挥其作用?
  孙立军:北影得益于上世纪50年代初就成立的动画专业,为中国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优秀人才,形成一个独特品牌。从我分管的动画学院这块来讲,依然觉得担子很重,因为时至今日,没能拿出一部国际级的作品,这让我们压力很大。
  北影动画作为“风向标”,我们还是坚守着“人才是核心”这一原则,我们不能简单地用市场来作风向标,因为目前市场存在功利性,急功近利的现象。像前几年一夜之间电视动画年产几万分钟,如今动画电影又一夜之间一年20多部……好的方面我们有那么多人才,有人开始关注投资这一领域,但坏的方面就是它造成浪费。未来的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我们依照还是遵从这套教育体系,以扎实培养优秀人才为己任,尊重市场,但不为市场所左右。
  最后,我们的目标是通过3年的努力,动画短片能入选奥斯卡获奖。另外,我们也非常愿意与杭州的动漫基地合作,一起“产学研联盟、互动”,一起为中国的动画事业努力,努力让它越走越好。

关闭
在线咨询 使用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