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动漫老师与我留在贵阳的日子

2014-10-27 14:45:25 来源: 卓傲网

  透过十几米长的安检门廊,我的视线定格在你们高高举起的,执拗着不肯停歇而挥舞着的手臂。不知道是谁,倏地跳起来,用手臂拼命地挥摆着。我心头突然一紧,眼眶竟慢慢模糊起来……时光倒退到6个月前,这一切从学生们一双双渴慕着知识的眼睛里渐渐展开。他们像一只只胆小、怯弱的小麻雀,面对着棕色皮肤,操着一口流利英语讲课的印度老师们,茫然不知所措。几个胆大的,憋红了脸,硬生生地从嘴里蹦出几句:“My name is Yellow, My major is (我的名字是黄色,我的专业是)……”。老师们总是带头用最热烈的掌声来鼓励孩子们的勇敢。面对不肯开口的小麻雀们,老师们想出了各种方法,莱纳用滑稽的肢体语言示范着不同角色的走路姿态,马修用画笔打趣学生们在画速写时存在的问题,“这样画,你画的手臂就不是手臂,而成了一个balloon(气球)。”操场上,完成了速写练习以后,三个老师带着学生们玩起了老鹰捉小鸡。周日休息,更是可以看到他们一起在足球场上、篮球赛里挥汗如雨的身影。随后的日子里,我看到班长小胖,随手拿着《日常英语对话100句》,有好些同学也会高兴地谈起突然觉得乏味的英语变得如此有趣起来。老师们也开始学习中文,他们尝试用中文开始点评学生们的作业:“你的作业很好,我喜欢!”虽然还时不时地闹出笑话,但正是这种渴望与学生们交流的热情撬开了这些小麻雀的嘴巴!他们开始一半中文,一半英文的和老师们交流起来。

33.jpg

  待我再次回到贵阳学院,已是6个月课程的尾声了。我惊讶地发现,就连一句英语都讲不出来的同学也已然可以听懂老师们的意思。虽然偶尔还是会说出No thank you(不客气)这样的表达,但交流已然不是一种障碍。短短的六个月,每天2个小时,虽然课程内容是动画,但却使他们完成了从小学到大学以来,一直在英语课堂上想要完成却没有完成的目标。
  我不禁感慨,孩子们内心滋长地希望同老师们去分享与交流的热切渴望竟然如此的有力量,让他们迅速地褪去了稚嫩的模样,已然准备好展开他们新的人生旅程。
  在中印国际培训班的毕业展厅里,在赫然引入眼帘的《你好!贵阳》的长达8分钟的二维动画短片展播墙前,大家驻足良久,不愿离去。人们纷纷惊讶于在如此短的时间里,这群基本上没有动画基础的孩子们,是如何完成了这样一部让人过目不忘的《你好,贵阳!》。从庄严肃穆的孔学堂到人声鼎沸的筑城广场,从黔林山公园与人群嘻戏、玩笑的猴子到夜幕降临,还有香气缭绕的手撕豆腐烧烤小摊,贵阳的每一处景致,每一寸风貌都和着林城空气中独有的恬淡的青草香以及炊烟里浓郁的市井人情“味”,间或裹着当地人民最淳朴的笑容中的暖意一股脑地涌进观众们的脑海让人无法不细细咀嚼。
  然而,没有参与过这个项目的人很难想象在这个国际动漫培训班项目伊始,我们所面临的难题。49个来自计算机、传媒、中文、英语等不同专业的学生们,除了少数几个美术系的以外,基本对动画一无所知,孩子们从最开始的速写练习就犯起难了。课上,老师们手把手的一对一指导,争取为每一个学生解除疑虑。相信没有老师可以做到像他们一样保持24小时开机,让同学们在课下有任何疑问都可以第一时间找到他们。担心他们不敢向自己提问,老师们每堂课下逐一讨论学生们的学习情况,主动去找可能存在问题的学生进行单独辅导。于是,在图书馆门前的长椅上,阳明广场明媚的台阶上,常常可以捕捉到老师们悉心教导学生们的身影。为了帮孩子们增加信心,他们常常这样鼓励学生:“画画并不重要,你才是最重要的。”

关闭
在线咨询 使用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