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总署:引进日本漫画刀流下的血不能超三滴

2012-12-20 09:12:47 来源: 卓傲网

  在中国,距离杭州翻翻动漫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引进《航海王》版权也已经过去6年。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的冯玮,从2006年开始负责《航海王》的责编工作,那时的她27岁,对日本漫画不了解、也不感兴趣,而现在的她已经是一个女孩的妈妈,会给孩子看《守护甜心》《奥特曼》等动画片,就连自己也开始跟许多漫迷一样在网上追着看漫画连载,她笑着说自己的业余时间快被漫画占据了:“我自己倒是比较喜欢搞笑类、少女类的漫画,比如我们马上要推出的《魔王的父亲》,还有讲谈社的《有你的小镇》、白泉社的《会长是女仆大人》等等。”现在,在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发行的所有图书里,从市场需求来看,《航海王》的销量毫无疑问是最大的,2012年《航海王》的漫画单行本、包括周边书籍在内,销售量便达到60万册,重印量近百万册,并且一直在不断加印中。

  日本漫画引进流程

  第一:国内引进方做市场调研,决定引进哪部作品;第二,联系境外出版社,取得该作品的授权意向书;第三,拿着作品授权意向书,报新闻出版总署审批;第四,若审批通过,则与境外出版社签授权合同,交付版税,并到版权局进行国内版权登记;第五、交国内出版社翻译、制作和发行。

  拿到漫画版权不是最难的,获得出版总署的批文要大半年

  在12月3日日本Oricon(公信榜)发布的2012漫画图书排行榜上,占据榜单前三的漫画《航海王》《黑子的篮球》《火影忍者》,均出自日本漫画出版界巨头集英社旗下。而作为集英社在中国大陆地区唯一的全版权代理商,翻翻动漫已经将《航海王》《游戏王》《家庭教师》等漫画引进国内并顺利发行,据悉,明年他们还将推出《美食的俘虏》《黑子的篮球》等人气漫画以及十余部正版电子漫画。

  日本人做事谨慎,不轻易授权,但对翻翻动漫来说,要获得日本版权方的首肯还不是漫画引进中最大的困难。“获得出版总署的批文是整个漫画引进过程中最困难、耗时最久的。”冯玮告诉记者,“中国大陆一年总共才开放4-5部漫画的引进名额,当时我们要出1-20卷的《航海王》时,整个审批、修改、沟通的时间大概花了大半年。”

  翻翻动漫负责版权引进的高级经理沈春燕对此也是深有感触。沈春燕表示,整个过程走下来,最短三个月,最长一年。由于国情的差异,国内在审查上往往会更倾向于利于青少年成长的需求,因此不得不进行画面处理。比如2006年,报批《航海王》第一本单行本时,漫画中剑客佐罗的招牌武器“和道一文字”,就被要求刀尖必须从尖的改为圆的、刀上流下来的血不能超过三滴等等。同样是《航海王》第一卷的第一版中,主人公路飞拿刀在脸上划十字的情节,也被要求“模糊处理”:原本刺入肉里的刀仅仅被“摆”在了脸旁,随后“凭空出现”的刀疤只能让读者自己去“联想剧情”了。

  集英社工作人员拿着游标卡尺,丈量每一条边线每一个对话框

  出版总署的要求,对于版权方集英社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在集英社的观念里,‘正版’的意思就是要做到与原版一模一样。”翻翻动漫的沈春燕说,为了这事,双方足足交涉了半年有余。

  但这还不是最大的问题。文化、制作、技术上的差异才是关键,比如页面上,是按照日本的阅读习惯从右往左翻,还是按照中国习惯从左往右翻?对话框里的文字,是竖排保持原样,还是改成横排?这样的问题看似简单,实际上却牵一发而动全身。沈春燕解释说:“漫画其实像电影一样,它有分镜,而且在分镜时非常强调‘视线流’的问题,所谓好的分镜、好的‘视线流’,就代表你在阅读一本漫画时,视线会自然地在上下句对白中流动,就算你从来没有阅读漫画的经验,好的漫画就是会让你知道,这一格之后的下一格在哪里,所以,如果翻页的方向改变了,就会同时影响你阅读每一页、每一格的顺序,也会使得漫画家辛苦构思的分镜、叙事付诸流水。”

  出第一本《航海王》单行本时,翻翻动漫的工作人员曾带着样书飞到日本,交给集英社“过目”,这时,让在场所有中国人都大跌眼镜的一幕发生了:集英社的工作人员把中文版的样书拆开,按页数一张一张铺在地上,然后取来日文版的书,同样按页数一一铺在旁边,接着,工作人员开始拿着游标卡尺,跪在地上丈量每一条边线、每一个对话框是否与原版一模一样。

  样书全部推翻重做是经常的事,版权方要求错了也不能改

  对于接手日本漫画翻译的国内出版社来说,要适应日本漫画的翻译、编辑、排版,同样是一个痛苦的过程。连书脊上到底应该保留作者的名字还是出版社的名字都成了大问题:日方倾向于保留作者名,而中方则一贯追求同时保留出版社的名字。沈春燕透露:“出版社发过来的样书全部推翻重做也是经常的事情,因为作者的画面被修改了。我们也知道出版社编辑的心意,他们会站在标准语法的角度和行业规范的立场进行编辑。”解决这些“纠纷”的方法,只有大家坐下来,“沟通,沟通,再沟通”,比如漫迷们习以为常的“--!!!?”,这种用来表示主人公惊叹心情的符号,显然不符合国内排版“正规”标点符号的用法,最后经过讨论达成中间解决方案:连续的标点符号同时并列不超过3个,这种情况不列入编辑错误范畴。

  有趣的是,在日本人一遍遍不停强调“尊重原著”之下,有时候也会出现“就算错了也要照原版来”的乌龙事件——比如在《航海王 BLUE DEEP (深蓝)人物世界》一书里,日文原版在制作时出现了一个错误:“西奇”所在的“金狮子海盗团”海盗旗被换成了“巴洛克集团”的海盗旗,中方在引进时发现了错误,最终的处理结果依然是“尊重原版”,于是这个错误继续出现在了中文版里。

  在日本买漫画杂志的价格,相当于在中国买一份报纸

  许多陪伴80、90后成长的日本漫画,比如《龙珠》《火影忍者》《圣斗士星矢》《铁臂阿童木》《阿拉蕾》等,都已经在国内推出了正式的中文版,但对国内漫迷来说,这样的阅读需求远远不够。

  “事实上,国内外的纸张、胶水、印刷工艺均存在着一定差距”,沈春燕拿起一本大约四五厘米厚的《Jump SQ》(集英社旗下Jump系列的另一本综合月刊漫画杂志)说:“像这样的漫画杂志,在日本用的是最便宜的再生纸,价格定位就相当于在中国买一份报纸的价格,是专门用来在电车上翻阅的,如果要收藏,他们会去买更好的全本。但在中国这种厚度你非得当做一本字典去做不可,也没有这样的高质量胶水和便宜的纸张。”但近些年情况已经在改善,“随着出版、印刷经验累积得越来越多,我们已经对一些问题进行改善,在控制成本的前提下,尽量提高纸张、油墨和印刷的质量,为广大漫迷带来更优质的阅读享受。”

  “漫画引进过程真的不容易,我们希望喜欢看漫画的人都去买一本正版漫画。”沈春燕最后说道。

关闭
在线咨询 使用帮助